字节跳动:社交产品飞聊正计划重启。


据悉,字节跳动此前已下架的社交产品飞聊正计划重启。 不同于旧的飞聊专注于即时通讯和兴趣社区的定位,新飞聊专注于即时音频社交。  
 
 据了解,该团队目前在字节跳动组织架构中处于今日头条之下。  
 
 飞聊是字节跳动于2019年5月推出的一款社交产品,最初的模式是用户创建多个不同主题的群聊群,吸引有共同爱好和兴趣的用户加入群内,形成群内互动。 为了降低社交门槛,平台上不熟悉的用户可以直接发送消息,无需添加好友。  
 
 字节跳动曾表示,飞聊是在社交领域的一次尝试。 但这次尝试没有成功。 飞聊在推出时只进入了Apple Store社交应用的前五名。 一个月后,排名继续下降。  
 
 抖音成功后,字节跳动并没有放弃对社交产品的探索。 仅在2019年1月,字节跳动就连续推出了以图片社交为特色的“心图”产品和短视频社交的“Multi-Flash”。 前者已从应用商店下架,后者已成为抖音的官方聊天工具。  
 
 据一位对行业有深入观察的投资机构合伙人分析,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分为三个阶段:流量、注意力、传播人口红利。 目前字节跳动有流量和关注度,是深化社会人口红利的必然之举。  
 
 在各类互联网产品中,社交产品的网络效应最强。 除非终端被颠覆,否则基本不会被取代,比如微信。  
 
 有鉴于此,抖音也在自己的生态中进行了社会功能的试验。  2021年初,字节跳动中国CEO张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用户的表达和互动需求开始在抖音内部发酵,推动了抖音的社交互动。  
 
 此前,抖音一直在尝试激活平台上的熟人互动,但效果不佳。  6月底,抖音开始加大对“最近访问者”功能的内测。 有分析认为,这表明抖音的社交尝试已经从与熟人的社交转变为与陌生人的社交。  
 
 不过,新飞聊模式在中国最终能否成功,目前还不得而知。 在过去的一年里,有一个小小米、快手、映客等公司都推出了类似的产品,至今没有一家能够真正用完。  
 
 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社交业务负责人表示,此类产品的开发在技术上并不难实现,决定其成败的更关键因素是国内市场的需求。  
 
 “该模式要求参与者有强烈的交流欲望和表达能力,但目前国内有广泛讨论话题需求和习惯的用户并不占多数。”  
 
 另外,“语音不需要比视频和图形更多的管理人员,运营成本也会大大增加。” 上述人士说道。
本文相关推荐